欧冠

从圣元事件看无所不在的激素统治热点专题红

2019-10-09 01:1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圣元事件”看无所不在的激素统治-热点专题-红餐

对于中国的父母们来说,圣元奶粉事件无异于一次激素知识的大启蒙,各方观点在媒体上的讨辩,也揪出了中国对于乳品激素检测的缺失,以及食品中无处不在的激素困扰。圣元事件风波未息,“激素”对市民神经的刺激,还刚刚开始。   “奶粉疑致婴儿性早熟事件”揭开了潘多拉盒子,一时间,激素成为一大热门话题,全民关注焦点。从牛、羊到猪……顿时都被圈入激素阴影。人们怀疑还有那些鲜为人知的“激素杀手”潜伏在我们的嘴边。   现代食品工业早已全面掌管了对人们饮食的控制权。当科技与工业社会的规模效益、速度效率这样的发展逻辑相遇,生化技术与食品行业呈现出高度的亲和力:自然的生物周期被改变、生长的过程被精确控制,于是,产量增加了、卖相美观了、口感舒适了……在现代食品工业追求速度与利润的链条下,我们发现激素早已无处不在。   医学研究与实践已经形成基本共识,人类致命疾病主导类型的变化与膳食结构改变密切相关,而食品中各类添加剂、激素、抗生素等物质的滥用与残留难逃干系。当溃败的行业道德遭遇高超的生化技术,不论是在乡野作坊,还是在现代化厂房,骇人听闻的食品安全事件都在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层出不穷。   激素食品的泛滥,是工业社会派来的天使还是魔鬼,是改变人类生存的良药还是毒药?虽然科技和工业在异化,但人类毕竟会尽量减少那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激素门”随着权威部门的发言,并未扫尽人们心头的阴霾,可它无异于一次激素知识的全民启蒙,也将让空白的相关检测机制在此推动下建立起来,尽管仍面临诸多挑战。   寻找奶粉激素   对于中国的父母们来说,圣元奶粉事件无异于一次激素知识的大启蒙,各方观点在媒体上的讨辩,也揪出了中国对于乳品激素检测的缺失,以及食品中无处不在的激素困扰。圣元事件风波未息,“激素”对市民神经的刺激,还刚刚开始。

8月12日,武汉一位妈妈抱着4个月的孩子坐在窗户旁发呆。孩子小彤疑似喝奶粉出现性早熟。   1年零4个月大的小菲停掉圣元奶粉一个多月了,对乳品仍念念不忘

。   8月10日,在武汉的家里,这个曾被当地基层医生怀疑因奶粉导致性早熟的瘦小女生,左手一盒酸酸乳,右手一盒纯牛奶,一边使劲地吮吸,一边在面前使劲地摇晃。   从8月初开始,仅仅是两周的时间,包括小菲在内的三个武汉孩子的疑似性早熟症状,和他们食用的圣元奶粉,还有雌激素、激素、牛奶……成为了全民关注的焦点。南都周刊对都市家庭的调查显示,超过90%的家长在圣元奶粉事件之后开始关注、并尝试了解“雌激素”。   对于小菲的妈妈邓小云,还有中国各大城市的婴幼儿家长们来说,这是继去年三聚氰胺丑闻后,又一次对国产乳品的信任危机。这次问题的重点转移到了激素—究竟圣元、乃至更多奶粉里有那些激素,激素是否超标?奶粉作为孩子们的基础食品,还能不能继续信赖下去?   在近半个月的时间里,从武汉到全国,当地媒体和全国媒体对患儿家庭相继进行了密集的报道,而小菲食用的奶粉,在7月30日被有关部门作为样本取走以后,历经16天方才得到中国卫生部的结论公布。从小菲的家长,到翘首以待的们,其间对奶粉样本的去向几无所知。   8月15日,国家卫生部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目前市场上抽检的圣元乳粉和其他婴幼儿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并认定“湖北3例婴幼儿单纯性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优博婴幼儿乳粉没有关联”。不过,《健康时报》的提出“这些孩子家里的奶粉是否可以继续吃下去”的疑问之后,现场专家无人应答。   对于中国的父母们来说,圣元奶粉事件无异于一次激素知识的大启蒙,各方观点在媒体上的讨辩,也揪出了中国对于乳品激素检测的缺失

,以及食品中无处不在的激素困扰。与此同时,南都周刊团队分别向武汉、香港、广州和北京等地区的有关部门、机构申请奶粉雌激素检测,也从侧面见证了这种亟需解决的尴尬。   “失踪”的样本   “孩子出生就喝这个牌子的奶粉,年龄这么小也不会吃其他的食物,不是奶粉还能是什么呢?”这是邓小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自从7月初发现她的孩子小菲的症状,医生断定孩子雌激素超标,她便一直想知道,奶粉中的雌激素到底有没有,有多少?

同样对激素检测表现出主动姿态的还有圣元公司。在8月7日的声明中,圣元公司表示,“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的工作,相信最终结果能够给予圣元公司,乃至整个乳品行业一个公道”。   在书本上,雌激素不仅有促进和维持女性生殖器官和第二性征的生理作用,还对内分泌系统、心血管系统、肌体的代谢、骨骼的生长和成熟、皮肤等各方面均有明显的影响。曾经,欧美女性流行通过补充人工合成的雌激素延缓衰老,但后来流行病学的研究表明,这样会增加她们的心脑血管疾病和乳腺癌的风险。   邓小云第一次知道雌激素这回事,还是因为一位认定近十年“性早熟的孩子越来越多”的儿童医院医生,后者认为小菲的症状很可能是奶粉中的激素导致,于是直接建议小菲“停奶粉”。另一家保健院在对小菲进行激素测试后,则认为“(激素检测)这么高的数据,肯定有问题”。血清检验报告单上,医生还在“雌二醇”、“垂体泌乳素”和“卵泡生成素”三项激素指标旁边特意标注了向上的箭头(表示超量)。   孩子的妈妈感到懊恼,她想找政府机构来看看奶粉出现了什么问题。在7月5日到10日期间,她拨12315,也给武汉的质监和工商打了,但没有任何结果。直到7月30日,在当地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以后,武汉食品安全委员会和疾控中心的人员来到她家,取走了家里剩余的一罐未开封奶粉—但不是唯一的一罐。   “我当时就跟他们说,你们不能拿走全部奶粉。我心里想,如果你们做不了检测,我也可以找别人做啊,不能连一点证据都没有了。”邓小云说。   等待结果的过程是漫长的。在奶粉被取走的几天后,全国的媒体都开始对该事件进行报道。邓小云隔三差五地给武汉市疾控中心和食品安全委员会打,总是被告知“没结果”,也没有任何关于检测进展的回答。   邓小云有点急了,她和另外两家患儿家长商量:能不能自费取样本给其他机构去检测。“有告诉我们,总费用大概在一万块那样,我们都觉得不贵啊,肯定可以凑出这笔钱。”   在湖北省疾控中心,熟悉检测工作的人士向介绍,在奶粉中检测激素,当地过去并没有太多经验,仅有的类似检测是针对化妆品而不是食品。“第一,标准很难弄得到,第二,定性比较难。我们首先要先定下来,要测这食品中有多少种可能存在的激素,那些是我们有能力测的,那些不是。甚至有经销商已经来向(我们机构)推荐他们的检测仪器。”这位人士说。   在武汉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对三位孩子的家长,以及各地的询问一律采取严防死守的态度。对于奶粉取样检测的进程、检测方法,或者奶粉样本去向等问题,更一概以各种理由拒绝回答。不过在湖北政府的站上,8月11日刊登了《湖北积极做好“圣元”奶粉核查工作》的,表示“鉴于奶粉生产厂家不在湖北,且我省无具有检验资质的机构,……组织有关部门将样品送往有检验资质的部门进行检验。”   检不检,怎么检   究竟那个才是“有检验资质的部门”?邓小云可谓一头雾水。她向南都周刊提供了一份剩余的奶粉样本,委托寻找其他渠道进行检测。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的侯彩云教授介绍,激素一直没有被纳入奶粉检测的范围,而过去这类检测主要是在药物中进行。8月8日,有媒体报道,国家药监局负责药品检测的中国药品检验总所称,目前我国药检部门尚未开展食品中激素检测业务,“要检测奶粉中的激素成分,现在肯定不能送检,而且不受理个人申请”。   根据小菲体内激素测试的结果报告清单,上周五,以家长身份,带上一罐同批次圣元奶粉向广州质量技术监督局求助。食品检查科的工作人员告诉,在媒体纷纷报道圣元奶粉疑含激素导致性早熟以后,已经有多名广州本地的家长致电,或者亲自送奶粉到质监局要求检测。   不过,相比起邓小云,广州市的婴幼儿家长们,尤其那些收入较高的公司职员、文化从业者等,对奶粉检测并没有太高的期待。根据的调查统计,几乎100%的家长都表示“对国产奶粉已经失去了信心,并一直食用进口奶粉”。   按照广州质监的规定,对自行送检样品,该所将收取每份样本/每项检测项目350元的费用。工作人员向坦承,它们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完成检测任务。“我们只检测过液态奶或者是家禽食物之类的,没有检测过奶粉,现在只能尝试以检测液态奶的方式,把奶粉稀释成牛奶样的液体进行检测,但是还没有摸索出成功的检测方法。”   尽管一再要求按照常规流程只取部分样本,但最终工作人员还是将未开封的整罐奶粉取走。“其他的激素,我们都没有检测的技术水平。我们只能检测一种雌激素,雌二醇。现在圣元奶粉也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们的检测也需要相当的谨慎。”   同样表示能检测雌二醇的机构,还有(北京)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广东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它们向表示,其检测时间在5天到8天不等,价格最高的,达到1500元每份样本/每项检测项目。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还向推荐“全项检测”,以“打包价”进行包括雌二醇、雌三醇、雌酮、乙烯雌酚、己二烯雌酚、己烷雌酚在内的多项目检测。   8月13日,香港卫生署受理了(以个人身份)同样的奶粉检测要求。在16日,也就是卫生部认定圣元奶粉激素检测结果无异常后的星期一

,香港方面回复,由于提供的奶粉并非在香港销售,不予受理。   谜团依旧   在南都周刊取得小菲的奶粉样本,向多个机构咨询奶粉激素检测时,几乎所有的接待者都没能给出另一个家长们非常关心的标准:送检奶粉要检验出多少雌激素才算有问题?   过去,在我国婴幼儿奶粉检测标准中,并没有“激素检测”这一项。“现在卫生部已经说了,指出了限量标准,我们这边只出我们的检测值。(那你们会给一个国家标准让我们参照吗?)这个标准我们可以推荐一些,但是这个标准已经(随卫生部发布)在上对外公布了,我们没有必要给出来。”8月16日,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对说。   8月15日的“圣元乳粉疑致儿童性早熟”调查结果发布会上,卫生部宣布,“奶粉里雌激素的正常值,国内外文献作了研究和报道。文献上报道的结果是,雌激素的含量大概是在0.16到4.4μg/kg之间,孕激素含量最高到98μg/kg,本次检查结果都在这个范围之内。”   在香港地区,一些检测机构则表示可以在奶粉中测定相关激素项目,耗时、收费水平与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相仿。南都周刊委托香港一家机构对小菲的奶粉样本进行检测。而按照邓小云的期望,海外机构的检测结果,可以让她多一重放心。   邓小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告知孩子体内激素偏高的情景:妇幼保健院的医生查阅了一些资料,然后很谨慎地对她说:“你的孩子激素偏高。”来自基层医生、出于门诊经验的结论,让她对自己孩子是否因奶粉激素导致性早熟非常忧虑。   在公布圣元奶粉激素水平合理、与三名孩子的症状无关之前,湖北省卫生厅曾组织专家组对3名女孩进行了封闭的集体会诊,诊断结果是:“孩子的雌激素值在成年女性的正常值范围内”。对当天孩子血清检验出来的激素水平,邓小云说自己看得不是很明白。“这不是跟我在妇幼保健院检查的数值差不多吗?怎么现在就说正常了?”   “我们为奶粉折腾了太多天。武汉儿童医院说孩子是性早熟,保健院的医生说孩子激素偏高,接着是省里组织的专家说不是偏高,最后卫生部说我孩子不是性早熟,最后连奶粉都撇清关系了。”她对说,“我还是想多一个渠道求证,看看外面测的是多少,也看看人家说多少才叫合理。”   女婴小彤的父亲吴先生则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对卫生部的调查提出质疑:“为什么42份圣元奶粉样本中仅1份采自患儿家庭?”事发初期,武汉市有关部门曾派专人前往3个家庭取样,采集了4个奶粉样品,其中从吴先生家拿走3罐奶粉样品。   根据一些文献的描述,由于人工养殖技术的发展,目前世界范围内,牛奶中雌激素水平较100年前有明显增加。“不仅如此,我国的络上,还可以轻易买到给奶牛催奶用的药物,成分中不仅含有黄体酮、苯甲酸雌二醇等激素成分,更含有利血平等药物。”在采访中,也有多名熟悉养殖业的人士表示,人工养殖奶牛生产的奶粉中含有激素不可避免,但对卫生部认为的合理水平,仍持观望态度。   奶粉“激素门”之后,中国空白的乳品激素检测系统或将建立,不过仍面临挑战,国家检测的投入首当其冲。在公布奶粉激素检测结果当天,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邵兵说,“这种检测是复杂的,也是需要检测成本的,检测方法要求使用同位素,而同位素是比较昂贵的。我们可能将来会在食品安全风险监测里纳入相关的监测内容。”   无论如何,在一些络知识空间上,激素开始成为了热门话题。“互动百科”新增条目,详细地介绍了雌激素的测定方法。也有热心者给出食品中常见的外源性激素名录,并指出,它们广泛使用于牛、羊、猪等人工饲养行业中。   “激素”,开始牵动都市人的神经。

激素天天见

激素是身体细胞产生的一种化学物质,在体内作为信使传递信息,对机体生理过程起调节作用。激素的量非常少,往往用十亿分之一克作为测量单位。只要一点点激素,我们的身体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我们生命的维持和发展,都离不开激素。但是,激素也不能高一点点,或者低一点点,否则我们同样也吃不消。

牛、羊、猪等家畜  在肉牛和奶牛中使用激素,促进牛的生长。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数国家禁用,但国内有人在互联上宣称销售此类激素。  性激素:有苯甲酸雌二醇、雌激素、黄体酮、己烷雌酚、雄激素;  牛羊增重剂:有玉米赤霉醇玉米赤酶醇(右环十四酮酚,Zeranol) 商品名为“增肉素”,β-合成激素(β-兴奋剂,β-营养调节例)松果体素(褪黑激素,MLT) ;  促蛋白质合成剂:有生长激素(GH)、免疫GRF、血管活性肠肽(VIP)胆囊收缩素(cholecystokinin,CCK)、多肽激素猪生长激素(PGH)和牛生长激素(BGH)。硫脲嘧啶(Thiouracil) 苯丙酸诺龙与春波龙(去甲雄三烯醇醋酯TBA) 、碘化酪蛋白(Thyroprotein) 、盐酸克伦特罗(“瘦肉精”)

鸡等家禽  养鸡业中使用最广泛的添加剂是Roxarsone,能促进鸡的生长,是一种有机砷化物,毒性远远低于无机砷化物,但可能影响体内的激素作用。  在肉食鸡中:PRL、激素瘦素(leptin)、食欲素(orexin)。  在禽蛋中:雌二醇、雌酮、雌三醇、睾酮。

杀虫剂  类似激素活性。包括:DDT(大多数国家已禁用,但仍有国家在使用,而且这种杀虫剂对人、其他生物和环境具有持久毒性)、林旦(lindane)、硫丹、莠去津以及杀真菌剂代森锰和乙烯菌核利,还有有机磷酸酯类杀虫剂。

虾蟹等甲壳类  经常添加脱皮激素。

鱼类  经常添加17 α-甲基睾丸酮。

反季节水果  常用催熟药物,含有雌激素等。

香水、古龙水(低浓度香水)及化妆品  今年5月,多伦多的环境卫士组织联合美国加州的化妆品安全运动协会对17种香水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表明共有38种“秘密”成分,包含12种不同的紊乱内分泌的化学成分——平均每种产品中含4种。  报告指出,以哈里·贝瑞命名的Halle香水和水亮银光(Quicksilver)还有詹妮弗·洛佩兹代言的Glow by JLo,每种都含有7种不同的紊乱内分泌的化学成分,包含6种模仿雌激素的成分和1种于甲状腺效应有关的成分。

婴儿奶瓶等  奶瓶、罐或其他食品包装中所含的塑料成分具有类似激素的作用。具体有PVC和塑化剂、双酚A等。

化工产品  许多化工产品或副产品会污染环境,在食物链中积聚,进入人体后会干扰激素的作用,二英、多氯联苯,还有用作阻燃剂的多溴联苯醚等。

黄豆、大豆及豆制品  含有植物雌激素异黄酮等。

蜂王浆(补品等)  蜂王浆含有肾上腺素、性激素(雌二醇、睾酮和孕酮三种)。

避孕药  含有雌激素、孕激素。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怎么入驻小程序
小程序如何开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