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中国自来水安全的最后一公里困局

2019-11-09 18:2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自来水安全的“最后一公里”困局

近年来,随着水污染、发黄、有异味、毒器材等自来水公共事件的发生,自来水安全成为人们切身的关注。调研发现,除了水源地水质下降、自来水厂处理工艺落后外,一些用水单位二次供水设施存在设备老化、不能定期清洗的现象,水质合格的自来水在经过这一环节后,被污染的几率大大增加。

二次供水指单位或者个人使用储存、加压等设备,将城市公共供水或者自建设备供水经储存、加压以后再供用户的形式。业内人士认为,二次供水存在的风险隐患亟待重视,建议国家出台统一的二次供水管理规范。

自来水之脏触目惊心

环保部日前发布消息称,我国有2.5亿居民的住宅区靠近重点排污企业和交通干道,2.8亿居民使用不安全饮用水。这一结果触目惊心,但也是意料之中。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说,在水源地水质下降、自来水厂处理工艺和管设施老化等约束下,尽管自来水厂出厂水质达到国家标准,但是并不代表是健康的水。

采访了北京、天津、广州、石家庄、南京、武汉、呼和浩特等城市的水务界相关专家,他们均表示,水源污染之脏,是自来水水质安全最大的问题。如果源头污染,就会导致后续环节负重难行。

在京津水源地看到,由于上游和沿岸保护红线范围内并未做到有效保护,导致一些水源地库区周边垃圾遍地、矿山私采乱开,库区水面开发旅游、箱养鱼,水质遭到严重染,使得作为饮用水的水源标准不断放宽。

仅靠一、二类水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饮水需求,三类水也开始作为自来水水源。北京保健协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主任赵飞虹说,水源水质本身就脏,再加工也出不来健康的水。水利部近日公布,目前我国水库水源地水质有11%不达标,湖泊水源地水质较差,只有约30%达标,主要是富营养问题,地下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约为40%。

目前,我国城市自来水加工普遍采取加氯消毒处理,但氯气消毒的副产品会形成一些对人体有害的聚合物,因此工艺之脏令人担忧。在天津市中法芥园水务有限公司自来水厂车间,不仅看到了从浊水处理到清水的过程,还闻到一股刺鼻的氯气味儿。该厂负责人说,遇到水质情况不好的时候,还要加更多的消毒剂。

水龙头铅超标之脏也成隐患。近日,温州市家庭作坊生产的毒水龙头被曝光,经检测其锌含量超出国家标准10倍,铅含量超出国家标准81倍。傅涛说:这样的毒水龙头放出的不是水,而是毒!

而调研发现,二次供水之脏更成为影响自来水水质的又一重大隐患。

二次供水设备卫生状况堪忧

为保证高层建筑供水,二次加压有个蓄水池,自来水在此停蓄,疾控部门的检测不包含这个环节,一些二次供水设施的卫生条件不堪入目,极易导致饮用者感染疾病。

自来水涉及千家万户,在河北、湖北调研了解到,各地供水企业严把自来水出厂关,同时出厂水中加放适量氯气,以达到在市政管中仍然有一定杀菌消毒的作用。但是,从居民家中水龙头流出的自来水水质是否达标呢?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自来水从出厂到居民家中,二次供水成最后一公里污染治理盲区。

《城市供水水质管理规定》(1999年2月3日建设部令第67号发布,2004年7月23日根据《建设部关于修改城市供水水质管理规定的决定》修正)将二次供水定义为单位或者个人使用储存、加压等设备,将城市公共供水或者自建设备供水经储存、加压以后再供用户的形式。

河北衡水市自来水公司总经理郑建恒说,市内自来水管的水压一般只能输送到三、四楼,五层以上的小区需要二次加压。为保证高层建筑供水,二次加压有个蓄水池,自来水在此停蓄,疾控部门的检测不包含这个环节,这是导致自来水污染的一个隐患。楼房住户多,水箱的水循环快,住户少,自来水停蓄时间越长,污染越严重。

曾对二次供水设施进行调研的武汉市水务集团总工程师邱文心说,一些二次供水设施的卫生条件不堪入目。一般来说,二次供水设施归小区物业管理,部分小区能定期清理水箱,有一些小区的二次供水储水箱常年无人清洗。有的二次供水设施在单独房间,无专人看管,出入方便,由小区老头老太太临时负责,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业内人士介绍,二次供水的水箱容易变成微生物滋生的温床,产生淤泥、青苔、杂草甚至红虫,导致饮用者感染疾病。没有严密的监管,如果有人恶意投毒,后果不堪设想。

在个别老旧小区看到,小区内二次供水水箱处于无人看管状态,常年未清洗、消毒或未盖加锁。水箱内都是淤泥杂质,虫蚁尸体漂浮于水面,铁锈和脱落漆皮四处散落,甚至还有死耗子等。

询问多位小区物业公司、供水企业负责人,他们表示,二次供水确实存在污染风险,但是污染程度有多重,目前还没有权威部门的统计。

二次供水设施管理不力

随着我国城镇化不断推进、高层住宅不断增多,二次供水导致的污染问题日益突出。调查发现,二次供水设施产权管理分散、建设标准不统一、设备缺乏定期维护等,是造成二次供水污染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武汉市水务部门每年有60%至70%的投诉因二次供水水质问题。梳理发现,造成二次供水污染的原因有三:

一是二次供水设施的产权归业主,管理分散。我国《物权法》界定二次供水设施的产权为全体业主共有,业主应承担其维护的职责,但目前国家没有出台与二次供水相关的管理办法。石家庄市供水公司总经理刘建波说,自来水供应单位既不拥有这些二次供水设施的产权,也没有得到授权去管理这些设备,供水企业保证水在进入小区时合格,而进入居民家前的最后一公里,一般由开发商、物业或房产所有者来负责。

随着国有企业改制、住房制度改革的逐步推进,大批由企事业单位管理的老旧居民小区无人管理或业主自发管理,而业主普遍缺乏管理意识和能力,不愿承担二次供水设施运行维护费用,随意废除设施、改变设施用途等行为时有发生,造成二次供水设施无法正常发挥功能。

二是二次供水设施建设标准不统一。分散的二次供水设施由开发商建设、物业公司管理,开发商在建设二次供水设施过程中,存在建设标准不统一,所用材料良莠不齐。这些设施由小区物业负责维护清洗,至于能否保证二次供水水质,在于物业能否尽职尽责,保障二次供水水质成为物业能否凭良心做的事。

三是供水企业有心无力承担设备的维护。邱文心说,居民的物权意识不强,遇到二次供水影响水质会找政府、找供水企业,政府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考虑,让企业被动地承担了这类服务。现有水价内不含二次供水设施的改造和维护,在没有政策、资金的支持下,由供水企业承担社会,成本过大。

武汉市二次供水的泵房有2000多个,为防止自来水污染最后一公里现象,武汉水务集团本打算全部接管,但是接管过程中发现这项工作消耗人力、物力、财力太大,接管了170多个,不得不停下来。

相应供水法律规章缺失

调研了解到,对于二次供水的安全隐患,个别地区探索制定地方二次供水条例。业内人士认为,国家应加大力度制定相应的法律规章,真正使二次供水有法可依。

近年来城镇化速度加快,市区内二次供水设施逐年增长,一些水污染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市民日益关注自身饮水安全,采访了解到,由于自来水水质问题,一些地区出现市民堵路、堵政府等群体性事件。

对于二次供水的安全隐患,专家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加快制定相应的法律规章,为二次供水管理提供法律依据。邱文心建议,进一步明确二次供水设施建设、改造、管理的主体和资金渠道。新建楼房的二次供水设施建设采用建管合一模式,即设计、施工和后期运营维护由水务集团负责,建设资金列入房屋的建设成本。

老旧小区的二次供水设施改造,由政府组织,水务集团实施,改造后由水务集团统一管理,改造资金政府由承担。对于水务集团接管的二次供水设施,通过收取二次供水服务费来进行日常的运营业管理,做到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统一维护、统一收费。

专家建议,在用水管理条例中明确,二次供水设施管理主体应当加强二次供水的日常管理,建立水质管理制度和检测档案;定期进行水质常规检测,每季度不得少于一次;定期对各类储水设施清洗消毒,每半年不得少于一次。

专家:亟待建立安全健康水标准体系

民以食为天,食以水为重。对于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人来说,时时刻刻都离不开自来水。自来水的出厂水质虽然达标,但是送到用户面前的水却并不一定是安全健康的。除了二次供水环节出现的污染之外,相关健康水标准的缺失也是困扰饮用水行业的一大难题。专家认为,现行检验项目合格率评价方法存在诸多缺陷,安全健康水并不是单靠《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说了算,相关部门应尽快出台好水健康标准。

达标水并非安全健康水

我国新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于2012年7月1日起强制实施,其中包括了106项水质指标。专家表示,绝大多数城市的自来水出厂水质都是达标的,但是送到每家每户却不一定是安全健康的饮用水。

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所长李复兴和赵飞虹夫妇,是多年研究饮用水健康的专家,他们已有20余年不喝自来水。近日来到李复兴夫妇家中,看到他家里摆放着终端大型净水设备和小型净水机,还有多种品牌的天然矿泉水。赵飞虹说:家里淘米、洗菜、煮饭就用大桶装的矿泉水,喝水就饮天然矿泉水。

自来水加氯消毒被视为上世纪最伟大的公共卫生技术进步,目前全世界基本采取这一技术。李复兴说,国外水源地水质比我们好,加一些氯消毒就可以使水干净,而我们要加很多消毒剂。加了氯气消毒,就形成了一些对人体有害的聚合物。

李复兴说,由于经济承受能力所限,目前大部分的水厂都是使用百年前加氯处理工艺,但是水已经是百年以后的水。加之管道几十年都不换,更不好开膛破肚冲刷,只有加越来越多的消毒剂。

按照目前的自来水处理水平,有30%左右的小分子有机物是处理不掉的,个别重金属更无法处理。当前,我国自来水已知的消毒副产物有300余种,其中有几十种可能致癌、致畸形、致突变,降低人体免疫力和生育能力。

李复兴夫妇这些年走遍了我国的长寿村,他们说这些长寿村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人们都不喝自来水,而是饮用山泉水。而这种水才算是靠谱的健康水。

安全健康水由谁说了算

一方面各地自来水厂称出厂水是达标的,另一方面研究水健康的专家却不喝自来水。那么,安全健康水究竟谁说了算?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说,新国标里的部分指标堪比欧盟标准,但仍有一些对人体有害的聚合物检测不到。更何况有的地方还达不到新国标要求的106项检测。因此,安全健康水并不是单靠《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就能说了算。

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说,现行的供水行业安全评价标准无法全面体现新国标预算106项水质指标情况。目前存在着一些非常规指标超标却大部分未检出、超标指标较少等。现行检验项目合格率评价方法存在诸多缺陷,比如,未能解决水质安全的评价问题,未能反映产品质量的总体特性,未能与国家标准有效对接等。

北京市水务局供水处处长胡波说,目前的监测基本覆盖了所知道的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但是考虑到成本、检测能力,不是所有的有害物质都包含在检测范围内。他建议增加一些有机物的化学物质检测。

李复兴说,好水(安全健康水)标准的缺失一直以来都是困扰饮用水行业的一大难题。据了解,李复兴此前找到多个主管部门游说出台好水的健康标准,但是都被推回来,他表示今年自己以研究所的名义出台。

此外,研究水健康的专家还呼吁,引导公众不喝纯净水,厘清市场上各种饮用水的区别。市场上,纯净水、矿泉水、矿物质水等名目繁杂,价格从不到1元至几十元不等。首钢京唐公司能源与环境部部长吴礼云说,曹妃甸海水淡化后出来的水装上瓶子就是娃哈哈纯净水。纯净水不含任何矿物质,长期饮用对身体健康不利。( 刘大江 秦华江 关桂峰 丁铭 白明山 袁志国)

小宠
搏击
金牛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