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极品相师323阴沟翻船

2020-01-26 12:5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相师 323 阴沟翻船

秦向阳这几天被困在杭锦旗,在那场大雪到來前,杭锦旗办公室的乌托接到,説是开矿许可等手续办好了,让紫菱去拿,

不过那时候紫菱是分外珍惜跟唐振东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她沒人可派,就在经过了唐振东的允许后,让秦向阳跟着乌托去杭锦旗拿许可证,

秦向阳去的当天,被杭锦旗热情招待,本來打算第二天一早再回去,但是谁知头天晚上,大雪漫天,第二天早晨一起,比人还高的大雪,彻底惊讶了所有人,交通,信息全部中断,电线,光缆被雪压断,

秦向阳在杭锦旗急的跳脚,不过这么大的雪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的,秦向阳只能耐心等待,

不过通讯先会尽量恢复部门的通讯设施,以便更好指挥救灾,

部门的行动力惊人,如此大雪灾的第三天,就恢复了杭锦旗的通讯,所以秦向阳也得以在雪灾后第三天打通了唐振东,

,,,,,,,,,,,,,,,,,,

唐振东牵着火云,走到疗养院大门,正不知道去哪里安置自己和火云的时候,突然一辆车以极高的度,在他面前突然一个急刹车,从开着的窗里伸出了一只乌兹冲锋枪,对着唐振东就是“哒哒哒”一阵扫射,

然后不管不顾前面亮着的红灯,疾驰而去,

唐振东对危险有种本能的直觉,这辆车在他面前的一个急刹车,唐振东就感觉一阵心悸,他猛的一拍火云的屁股,火云跟他虽然才朝夕相处了三四天的工夫,但是这一人一马早就心意相通,唐振东的这一拍,火云马上心领神会的往前窜去,

而此时那辆车还沒有停稳,唐振东迅的朝后一退、一翻,在乌兹冲锋枪那独特的“突突突”声音响起的时候,唐振东正好退到了疗养院旁边的那个有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柱子旁,在乌兹冲锋枪前两子弹打在唐振东身前水泥地的时候,唐振东已经闪到了疗养院的门脸柱子后,

乌兹冲锋枪如瓢泼大雨般的子弹尽情宣泄在柱子后,把在疗养院站岗的一个武警给打了个透心凉,

轿车里的杀手见行动失利,一梭子子弹又打光了,唐振东还躲在柱子后,肯定是奈何不了唐振东了,而且这气功疗养院是什么地方,是老干部疗养的地方,站岗的都是武警,而且还打死了人,于是轿车猛的一加,地上因为车轮猛的加,地面磨出了一股橡胶味,

唐振东也沒想到会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在都京城,敢在边上用冲锋枪扫射,虽然他躲过了袭击,但是这个气他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唐振东做人的原则不是逆來顺受,而是以牙还牙,这不光是他本人的性格,而且师父徐卓身为术法中人,也是这么教他的,

唐振东一吹口哨,刚刚远远避开的火云马,瞬间到了唐振东眼前,唐振东翻身上马,

“等等,你不能走。”在气功疗养院门前站岗的另一个武警在同事被打死的时候,迅卧倒,此时,唐振东翻身上马,他才从惊慌中抬起头來,大声喊叫,让唐振东不能走,不过唐振东哪会去管他,双腿一夹马腹,火云腾的一下窜了出去,

疗养院看门武警见唐振东一溜烟跑了,他马上手忙脚乱的拔出枪,朝天鸣枪示警,

枪声很快的就引來了疗养院警卫队,在气功疗养院内驻扎着一支武警部队,人数不多,也就二十多人,平时就负责疗养院内的日常警卫,再就是來一些高级别领导,给高级别领导做专职警卫,

这个武警的一开枪,加上刚才那支乌兹冲锋枪不带消音器的“突突突”声,把警卫都吸引了过來,

,,,,,,,,,,,,,,,,,,,

骑在马上的唐振东根本不用指挥火云方向,只需要一个心意,火云就四蹄腾空,朝那已经拐过了路口的行凶者的轿车奔去,

这个diǎn的车不算多,给轿车的逃窜提供了便利条件,如果是平时京城那恐怖的车流量,恐怕这里会寸步难行,

火云载着唐振东就沿着人行道急追,三百多米的路口,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

此时正好是红灯,车流穿梭,而刚才的那辆车是左拐,正好遇上的是绿灯,其实火云起步的时候,那车正在拐弯,等火云追到路口的时候,那车刚拐过弯,不过唐振东和火云却被挡在这红灯的路口,

在京城骑马的,数遍全京城,也只有唐振东这一号,

马上的唐振东英俊威武,面色含怒,自有一种飒爽的英姿,

城市里是绝对不允许骑马的,别説骑,就是拉车,牵着走都不行,而此时唐振东却骑在一匹火红色的高头大马上,要多帅有多帅,引得过往的车流纷纷对唐振东行注目礼,还有些少女在一瞬间就被唐振东骑马的英姿给倾倒迷醉,生了好几起刮蹭事故,

男人骑马有种最野性的魅力,能让女人在一瞬间倾倒,

不过唐振东可沒有猎艳的心思,他被刚才那一阵乌兹冲锋枪的“突突突”声,惊的一阵阵后怕,

人体毕竟是肉长的,不可能敌过火器,任凭自己功夫已近化劲,但是就算化劲又如何,仍旧敌不过子弹的威力,

自己空有一身为别人批命改运,布置阵法的本事,但是这次却差diǎn在不经意间阴沟里翻船,万劫不复,

这难道就是传説中的:见了鬼,不死也脱层皮,自己见了传説中的阴兵借道,这因果來的真快,差diǎn把自己也变成阴兵马车上的一颗头骨,

如果是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后怕还來不及,但是唐振东遇到这种情况,他也许会后怕,但是绝对不是当时会后怕,他必须要捉住凶手,这是唐振东做人的原则,也是他的底线,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要有被太岁报复的准备,

唐振东心急火燎的看着这仍旧沒有变红的绿灯,刚才那辆袭击了自己的车上的两人,在过了刚刚那个路口之后,转乘一辆早就停在路边的公路赛,动着车,迅而去,显然这次袭击,人家已经做了精心准备,

公路赛在这拥挤的京城街头,堪称是过路法宝,只要自行车能穿过的缝隙,公路赛就能穿过去,

让火云跟公路赛比度,唐振东丝毫不担心火云会输,不过此刻火云却被阻在这车水马龙的闹市街头,唐振东恨不得让火云身插双翼,

绿灯刚刚变为黄灯闪烁,唐振东微微一夹马腹,火云腾的窜了出去,因为此刻公路赛已经脱离了唐振东的视线范围,如果唐振东看不到摩托车,那要追上那辆公路赛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正准备在黄灯闪烁时候闯个黄灯的司机,眼前突然出现一匹高头大马,吓得司机急刹车,猛打方向,

火云丝毫不害怕这疾驰而过的钢铁怪物,它只听唐振东一人的号令,唐振东让它前进,它绝对不会后退,

火云四蹄腾空,引得那些想闯个黄灯的司机们纷纷鸣笛以示不满,

唐振东却精神力高度集中,此时他的精神一分为二,一部分精神牢牢锁定前面那辆公路赛,另一部分精神就在这车水马龙的大街,以火云的度,躲过三四辆车不成问題,但是这大街是双向六车道,那些闯黄灯的车,车极快,躲过了这个,躲不过那个,因此唐振东把大部分的精神都用在这火云身上,一旦有些车实在躲避不过去,他就会在一瞬间帮火云一把,不过万幸的是,这种情况并沒有生,火云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來往的车流,

沒有了车流的穿梭,唐振东又是一夹马腹,火云的度又是瞬间提升了一倍,那辆公路赛在前面的岔路口又拐了一个弯,唐振东骑着火云又一次加,火云的度仿佛永远沒有极限似的,在这条不宽的路上,度一直在提升,

生活在京城的人们何时见过这么震撼的画面,一个男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这车流和人流都不少的闹市中穿梭,很多人见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冲过來急忙躲避,有些不知道躲避的,马就与自己擦肩而过,带起一阵风,

不会看的人在看热闹,会看的人能看出一diǎn门道:这匹马固然神骏,而那个操控着马的骑士,更是一个骑术高手,他的身体仿佛与马融为了一体,跟着马的奔跑,上下耸动,仿佛这人本就该是跟马一体似的,

唐振东策着火云在前方的公路赛拐弯后的五六秒钟后,唐振东骑的火云也到了路口,跟唐振东心意相通的火云,完全能明白唐振东的心意,根本就不用唐振东指挥,直接就转了一个弯,朝那高行驶的公路赛追去,

前方的公路赛后面的那人也看到了刚刚拐弯的唐振东和火云,公路赛把油门轰的更大了,“轰轰轰。”

获嘉县人民医院
济南华夏医院预约
亳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金华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