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儒世道皇 第两百六十章:我也是有牌子的

2020-01-16 14:3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儒世道皇 第两百六十章:我也是有牌子的

“这位朋友似乎是对音律不甚精通?”青衣儒士看着林天将手中一百两银票递了过来,并不伸手去接,只是向着林天开口笑道。

“自小就是五音不全的料。不过别人用不用力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林天被青衣儒士的话给逗笑了。说这么两句就能看出来别人是否精通音律,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林天冷笑一声,目光又转向了擂台,不再看那青衣儒士。

“没有想到被称为大夏鼓王的徐克平竟然也沦落到要欺负一个不通音律的人来换取一百两得赌资么?”雨欣的声音从林天的背后传来。

林天猛然间听到了雨欣的话,整个人都不由得一愣。旋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好样的,原来是个来下套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还是古人说的话,这家伙莫名其妙的凑上来,林天还以为就是随便聊两句,没想到是故意的。

再听听他那个称呼。大夏鼓王。这不明显就是精通音律的人么?难怪他会和自己打赌。看样子是觉得自己十拿九稳了啊。

林天越想越气,回过头来向着那青衣儒士望了过去,只见对方同样也是笑嘻嘻的向着自己望了过来,满脸的笑意看的林天只想一拳直接砸在他的脸上。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出拳的冲动,林天双手抱胸望着徐克平,神色阴冷无比。

“在下徐克平。凉州书院乐术教习。”徐克平向着林天微微一拱手,开口笑道。

林天愣了愣。双手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原来是冤家路窄啊。这家伙竟然是来自凉州书院的人,在林天他们的帐篷面前晃来晃去的,只怕是来刺探军情的。林天想到了这里,目光不由得向着雨欣望了过去。

在这样的时候林天相信雨欣还是能够与他同仇敌忾的。只要雨欣点点头,林天就会立刻毫不犹豫的直接一个撩阴脚先给这个大夏鼓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我记得你不是要去南蒙仁殿学习么?怎么又留在了凉州书院?”雨欣没有让林天动手的意思,只是向着徐克平开口问道。

“我这个人自由惯了。况且去仁殿之中也不见得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若说音律还是我们大夏最好。我觉得我留在大夏这边多走走看看还是有好处的。”徐克平明显的没有想到雨欣竟然会如此好态度的与自己说话。忍不住有些受宠若惊的回道。

“没路费了?所以成了慕容家的走狗?”雨欣笑嘻嘻的又开口说出了一句话来。这一下徐克平原本还满是笑意的脸上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半响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够尴尬的站在那里。纵然此时徐克平的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他也不敢对雨欣怎么样。雨欣的身份高贵,身为亚圣玉璇玑的侄女,仅仅这一条就足够他徐克平跪拜当场了。

“只是音律切磋罢了。况且慕容院长乐术高深,我在他那里学习也是受益良多。圣人也有云,达者为先。慕容院长不仅修为高深,更加难得是乐术高手,我能够跟着他学习,原本就是一件好事,又何必要舍本求末。去别的地方学习呢?”徐克平咬咬牙,终究还是将自己的满腔怒火压了下来,向着雨欣轻声道。

“是么?那我们一会就好好的切磋一下便是了。”雨欣笑了笑,转过头去望着擂台之上的情况。眉头微皱,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事情。

“这位是雨欣姑娘的朋友么?刚才聊了聊,似乎是对于音律并不精通。雨欣姑娘可是乐术高手。怎么也得好好的教导一下才是。”徐克平的目光一转落在了林天的身上,雨欣他不敢得罪,可是这样一个小脚色他徐克平可就是不放在眼中了。

“在下林天。蓝翔书院院长。”林天看着徐克平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那里还不知道徐克平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冷笑一声开口向着徐克平说道。

“蓝翔书院不过是三流书院。院中甚至都没有大儒坐镇。竟然也能够来参加这一次的书院大会,实在是圣人们太仁慈了一些。”徐克平向着林天上下打量了一眼,神色之中充满了说不出来的鄙夷之色。

“我怎么说也是经过岐山认定的蓝翔书院的院长。不知道这位鼓王兄弟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头衔能够拿出来听一下??”林天冷笑一声,心中也是动了真怒。开口向着徐克平沉声的说道。慕容家的人,我不去招惹你你们已经应该要感到庆幸了。现在竟然还敢自己往枪口上撞,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既然你也承认你是岐山认命的。见了我当然就应该下跪问安。”徐克平一副张狂到了极点的神色。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来放在林天的面前晃悠了一下,神色之中充满了无比的骄傲。

“这令牌是什么材质的啊?”林天看着徐克平手中的令牌好像与自己的那块挺像的。只不过闪得太快,让林天压根就没有看清楚究竟是个怎么回事,不由得又开口问道。

“四大儒殿之中,持有令牌之人无一不是大儒。唯有我徐克平以大学士之身,持有这块木执事令牌。面对仁殿木牌执事,你还不下跪?”徐克平向着林天怒吼一声,脸上满是骄傲无比的感觉。

身为一个大学士,能够得到四大儒殿之一的仁殿的执事令牌。的确是一件足以傲视同辈的事情。至少徐克平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别的比他更加年轻的人手中还有这样的执事令牌。虽然他还不是大儒,但是很多时候,徐克平一向都是将自己当做大儒来看待的。

“木令牌?”林天的目光向着徐克平的手中望去,神色之中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好奇的意味。他今天刚听着李连鹤给自己将结果令牌的事情,没有想到就遇上了。

如果遇到一个玉牌,说不定林天还真的会顶礼膜拜一下。毕竟玉牌只有圣人能够使用,抱一抱圣人的大腿可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个徐克平竟然拿了一块木执事的令牌就敢在自己的面前嚣张?

雨欣站在一边看着徐克平一脸得意的模样,嘴角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的笑意来。雨欣今天早上也在马车之上,她当然知道林天手中有着一块怎么样的令牌。在雨欣看来,今天徐克平算是踢到了铁板。想到了这里,她怎么能够不觉得开心?毕竟这个徐克平的确是不怎么招人喜欢。如果不是知道他根本就不是林天的对手,只怕雨欣现在已经忍不住的就要出手收拾他了。

“这牌子我也有。”林天望着徐克平,神色之中无比诚恳的说道。

“你也有?亚圣大人从来都没有说过会将这个牌子给予大儒以下的人。况且我听说你不过是个名誉举人。这个举人还是因为举人俸禄高你硬着脸皮要来的,你能够有这样的一枚令牌?”

徐克平看着林天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和愤怒的神色。

他能够容忍雨欣。可是他不能够容忍林天这样一个,在他眼中看来一无是处的家伙来侮辱自己。

这个令牌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生命一般的重要。现在林天那一副不屑的表情就好似是在告诉他,这个令牌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对于徐克平来说就是天大的侮辱,只见他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好似随时都要对林天暴起发难一般。

“别急,别急。我给你找找。”林天看徐克平一副就要翻脸的模样,强忍着自己的笑,伸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将自己的令牌拿了出来在徐克平的眼前晃了晃。

此时林天的心中也是有些郁闷。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的也未免太慢了一些。

自己好歹现在也是个大夏诗仙。可是在这个时候,徐克平对于自己的信息竟然还是停留在所谓的名誉举人那里。这家伙从来不看《修儒日刊》的吗?简直就是一个悲剧。

徐克平你好歹也是个鼓王,平日里不会就连买《修儒日刊》的钱都没有吧?多看看报纸是有好处的啊。

徐克平眼睁睁的看着林天竟然真的从身上,随意地掏出了一个令牌来,就那样吊儿郎当地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徐克平只觉得自己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跪在当地。

自从他有了那块木执事的令牌,对于令牌这个东西实在是研究的很透彻。刚才林天一拿出来,徐克平就看出来了。

林天手中的那是一块货真价实的金执事的令牌。

这种令牌整个大陆之上也不过只有六块而已。

可是徐克平确定自己绝对不会看错。那的确是一块金执事的令牌。

“你……”

徐克平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竟然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这个被他所看不起的林天手中竟然会有一块金执事的令牌。那代表了四大儒殿之中除了四位亚圣殿主之外的最高身份。

林天竟然会是金执事?一个名誉举人竟然是儒殿的金执事?

徐克平在脑海之中来回滚荡着这个问题,一时间愣在了当地,无法出声。

湛江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河南省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癫痫病四川哪家医院好
昆明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治癫痫病温州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