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异界兑换狂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强大的伪魔

2019-12-04 22:1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兑换狂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强大的伪魔

“嗯?”

江寒脚步忽然一顿,凭借武者的直觉,他感觉此刻,仿佛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盯着自己!

伪魔!

一瞬间,他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瞳孔紧缩,浑身真元疯狂的涌动,一层层冰晶覆盖在木剑上。

他静静的站立着,因为不知道那头伪魔在什么位置,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握着木剑的手青筋暴起,这时候,江寒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紧绷着

,时刻准备做出反应的动作。

忽然他脸色一变,猛地转身,覆盖冰晶的木剑朝着身后狠劈下去!

嘭!

一声爆响,一股巨力从木剑传递到江寒的手上,震得他虎口发麻,同时身体一颤,朝着后方急退。

一滴滴鲜血从江寒的指缝间留下,他咽了口口水,紧盯着眼前的伪魔。

这时候,他才看真切攻击自己这头伪魔的模样,依旧是黑雾缭绕,不同的是,它身上的黑雾非常的紧密,宛若武者**一般。

而方才挡住他剑的,竟是伪魔的一只手臂!

然而江寒近乎力一剑,仅仅是在它手臂上留下一道小伤口,黑雾流转,虽然有冰霜阻碍伤口的恢复,但那冰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

“这么强?”江寒脸色有些难看,斩灵术只能对伪魔造出一点伤口,而寒冰之力也没了多大的用处。

这何止比第二层的伪魔强大了一倍?

简直呈数倍趋势增长!

那头伪魔被江寒砍伤,也是愣了一愣,估计是没料到眼中的弱小生物会给自己造成伤害。

但很它就发出愤怒是嘶吼,猩红的双眸中暴虐之意甚,夹杂着冰冷的杀意。黑雾翻滚。它举起两只拳头,朝着江寒轰击而去。

“拔剑术!”

江寒低喝,身形化成一道剑光在伪魔身上掠过,但脸色很就再次变了。

这一击下去,竟然被那伪魔用手抓住了木剑。没有任何犹豫,他身形骤然暴退,站在远处震惊的盯着伪魔。

这头人形伪魔的反应速度简直是到了极致,在木剑即将划过它身体的一瞬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木剑!

“不能力敌!”几乎一瞬间,江寒心中就冒出了这个想法。

“吼!”伪魔眼眸中猩红色闪烁。两只手握着木剑的两端,似乎是想木剑折断。

但很它就放弃了,因为论它如何用力,木剑都纹丝不动。将木剑狠狠摔在地上,它发出一声低吼,再次朝着江寒扑去。

“系统制造。必属精品啊!”

江寒心中感叹,鬼步施展,躲开了伪魔的扑杀,从其身侧掠过,伸手将木剑招在手中,而后化成一道残影朝着一个方向驰去。

就目前来说,他还对付不了这头伪魔。实力差距太大。

“如果没猜错,第三层的伪魔……有武王或者接近武王的实力!”

江寒心中凛然,别说武王,就是武魂他都还没正式交过手,第二层的伪魔他之所以可以同时对付五头,那也是因为他的斩灵术和寒冰之力。

而到了这第三层,这些手段都失去了作用,江寒的实力也大打折扣……当然,也不能说完失去作用,若是没有一点作用。江寒恐怕连伪魔的皮都打不动!

……

“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锁魔窟外面,云老站立在天穹,眉头轻蹙。

“江小兄弟身有大气运,估计是杀伪魔杀的起兴。忘却了出来吧。”谭乐天眼珠子转了转,在一旁拍了个马屁上去。

云老瞥了他一眼,“得了。那臭小子,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杀的起兴……”

谭乐天只能干笑,他可不敢去反驳云老。

忽然那锁魔窟出口处一阵波动,他急忙将目光投了过去,顿时面色大变。

下意识,他看向身侧,却发现云老已经消失了。

“咦,又有人出来了。”站在锁魔窟外面的一众弟子将目光投了过去。

“这人不会是死了吧?浑身都是伤……”

“你傻啊,身为武者,你难道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气息?”

“武士的修为,竟然都敢进入锁魔窟,真是不知死活!”有人冷笑。

一些人看着刚刚从锁魔窟出口出来的身影,议论纷纷。

那人浑身都是鲜血,伤口上缭绕着淡淡的黑雾,眉目间隐有痛苦之色。

轰!

就在此时,一道澎湃的气息忽然降临,一刹那而已,就将众人逼里数丈远。

众人大骇,忙抬头看去,却是一位身上笼罩朦胧气晕的老者,身上有着恐怖的波动。

“难道那个人……是这位长老的后人?”有人猜测,毫疑问,能有这种实力,这位老者一定是某位长老。

下一刻,谭乐天也出现在云老身侧,额头都有着汗珠凝聚,手中还捏着一个玉瓶。

“谭长老?”所有人都一愣,看样子,那位老者身份还不低,起码,比谭乐天这位外门长老要高!

“云长老,这是破魔丹……”谭乐天忙将破魔丹递过去。

云老摆了摆手,俯下身,目光在江寒身上扫过,顿时眉头皱的紧了。他感知得出,江寒体内的黑雾凝聚了许多,且很多都在丹田缭绕。

“不应该啊,第一层的伪魔,怎么可能把他搞成这副样子?”

云老皱眉,忽然目光瞥到江寒紧握的左手,顿时一愣。

嗖!

他伸出手,一道白芒闪过,江寒的左手自动张开,手中的东西飞到了云老手中。

“嗯?这是……”云老眸中露出讶异之色。

一旁的谭乐天看清楚了云老手中的伪魔珠,顿时一惊。

以他的经验,自然看得出,那颗伪魔珠的品级,只可能在第三层才能出现!

“这江寒,难道去了第三层?”他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江寒的目光宛若在看怪物!

要知道,江寒的修为才武士啊,就算实力要高于修为,却也不可能高出太多吧?

然而,他竟然进了第三层,而且显然还经历了战斗。

以武士的修为,在武魂甚至武王级伪魔的手下逃得性命,还有机会捏碎伪魔珠,这……已经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了!

“传送玉符”,并不是一捏碎就可以传送的,它有一个等待的时间,而伪魔显然不会给你这个时间,显然,江寒是先逃得性命,才捏碎的伪魔珠!

云老心中也颇是惊讶,不过也有些恍然了。

只有这样,江寒身上的伤才能给解释,不然依靠他的速度,第一层的伪魔根本不可能伤到他才对!

“这小子。”

云老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江寒,说他莽撞也的确是莽撞,但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气?

而且,通过那场试炼峰的试炼,云老对江寒的性格也有所了解。

在江寒的灵魂当中,有一种深深的执拗,一旦认定的,就绝不会改变。

可这种执拗……总有一日,会给江寒带来不小的麻烦!

半晌,云老才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一招。

江寒的身体轻飘飘的飞起,云老扭头看了谭乐天一眼,道:“我要带他去疗伤,你忙你的吧。”

言罢,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带着江寒消失了。

谭乐天心中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云老会因此迁怒于他,虽然这件事和他并关系,但那些强者的心思,谁能猜透呢?

“谭长老,刚才那位是谁啊?”有人凑上来问道,显然平日和谭乐天关系还不错。

“滚一边去!”谭乐天笑骂,“是谁和你也没关系。”

在原地沉思片刻,他忽然腾空,朝着一个方向驰去,他的脑海中,犹在回荡着那颗伪魔珠,越发觉得,江寒的前途,真正是法限量!

长春治牛皮癣医院
珠晖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开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辽宁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