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苦夜 三百二十三 两印生死诀

2020-01-16 17:23: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三百二十三 两印生死诀

呼!辟空之中,生死诀猛地展开,一道天玄印隐映其中,另外的一道却游离在古卷之侧,陈素盘膝坐在生死诀两丈余的下方,火元儿负手立于陈素左侧身后,水灵儿则娴静的站在陈素右侧,二灵微微抬头看着悬在虚空的生死诀,火元儿突然开口说道:“陈素,我与水灵儿已经联手立下禁制,想来七日之内无人能够打扰你。”

自打花莹惜将木贤的神识寄托在韦魂参内,耗费了极大的精力,而且就算是她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险些将木贤的神识抹灭,不过好在后来还是成功了,将韦魂参交给陈素,又嘱咐他木贤的神识需要少量的元力供养,不然的话韦魂参枯萎,木贤也将随之而逝,之后她便匆匆的去修炼恢复了。陈素收了韦魂参,左思右想这其中牵涉花莹惜,与乌戈一商量,索性将此事瞒了木方等人,只说木贤已逝,众人听罢唏嘘不已,安葬了木贤的肉身,起初封洁洁哭得梨花带雨,直到稍后陈素将事情的始末告诉她,封洁洁还是忍不住埋怨半晌,再一想有朝一日木贤有再生的可能,心情才好了不少。

木贤肉身入葬后三日,立了碑。陈素这才将打算闭关的想法告诉乌戈、封洁洁等人,他现在要恢复生死诀的力量,要将从天机子手中得来的那道天玄印融于生死诀之中,这样一来,他所能支配的生死诀的力量或许又会有极大的提升。因为要融合天玄印,火元儿放心不下,便要与水灵儿一同立下结界,封锁气息,好让陈素可以放心修炼。

封洁洁帮陈素在秘境之中找了一处天地能量最为浓郁的地方,陈素出手在崖岩下开凿了一处山洞,蜿蜒曲折,水火二灵却以秘法禁断了天地能量,仿佛隔出了一片虚空,天地能量不能在此交汇,陈素的气息也就不会泄露出去,陈素敛气凝神,全部神识沉入辟空之中,这才催出第二道天玄印,展开生死诀,随着他神元的催动,生死诀中又显现出了那副依地支之势排列的阵图,先前那道天玄印静静的镇压着戌位,陈素催动了第二道天玄印,印符闪烁着金芒,两相交汇与生死诀的金光融合在一起,那道天玄印也逐渐的映入了阵图之中,最后贴着第一道天玄印落在了酉位上。待这第二道天玄印归位,生死诀光华猛涨,气息浓郁如稠,仿佛融化了的金液在陈素等人周身凝结,而只有陈素能感觉到,生死诀的奥秘他似乎已经隐隐领会到了第八重,或许是第七重的极限,只不过等到古卷彻底的融会了两道生死诀的力量,他对空间之力的掌控或许就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悠乎七日,七天之中陈素静若木雕,他辟空之中的金芒也逐渐回敛到生死诀内,等古卷终于又安静的悬浮在陈素的辟空之内,淡淡的金光洒下,陈素的虚像才睁开双目,一对眸子中金光爆闪及于千丈之外,火元儿与水灵儿皆是一惊,与此同时陈素的气息也是突飞猛进,险些就突破了炼斗的境地,最后停在舍尊境巅峰,看来催动生死诀融合这第二道天玄印于他自身也有着极大的好处,陈素心神一动,火元儿突然神色谨肃起来,盯着陈素,微微一挑嘴角,随即暴喝一声,一团烈焰燃起,将他整个身躯包裹,随即便见火元儿连出两掌,两团火焰却在他周身丈许范围游荡,始终冲突不破。

“哈哈哈……”陈素放声大笑,随即那两团先前似乎被禁制了的火焰游出,火元儿双眸微凝,那两团火焰便消失不见,“好小子,你倒是那我开耍。”火元儿撇了撇嘴,却听陈素道:“火元,依你看我现在距离双极境还有多远?”火元儿冷哼了一声,“只怕你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双极境,只不过是差了一点寄托。”

“哦?”陈素盯着火元儿,火元儿又道:“你突破极境时所结的阴丹之核太过强大,如今便无法轻易找到与之相匹的力量,阴阳无法协调,你便不能突破到双极境,只不过也所差不远,所以你现在反倒是受到了先前过于强大力量的反制。”

“原来会这样?”陈素撇了撇嘴,不过他现在的程度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对别人来说简直就是难以企及的速度,就算那些成功突破了炼斗境的高手,哪个不是历尽艰辛,如陈素这般在七日之间使得实力成倍的增长,根本是不可思议,“那我如何才能找到与之相匹的力量?”

“嘿嘿。”火元儿狡黠的一笑,“说来却也不难,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陈素的眼中精光一闪,“火元,快别卖关子了,如果我能突破到双极境,便能匹敌炼斗境的高手,更可以催动生死诀回去那边,快说,有什么办法?”陈素这么一说,就连水灵儿的目光也落在火元儿脸上,火元儿撇了撇嘴,“好吧,你结这阴丹之核吸收了太多的地阴尸气,所以想要阴阳相匹,恐怕只有吞噬了这条火龙根才行,火元儿一指不远处与吞焱放在一起的火龙根。

“啊?”这倒是有些出乎陈素的意料之外,“需要吞噬火龙根?”陈素皱了皱眉头,他知道火龙根虽然看似不小,可是这东西这段时间以来已经被火元儿消耗不少,而且此物似乎也对火元儿大有裨益,但从火元儿这段时间的成长远超水灵儿便可以看出,而且若是不出什么意外,陈素猜测此物能帮火元儿顺利的晋入四阶,他心下犹豫了片刻,目光严肃的反观火元儿,“火元,除了吞噬此物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火元儿双掌一摊,“办法并非没有,只不过现在看来这是最快的办法,因为五阶修为已经算得上窃取天地之精,为天道难容,突破这个境界本就存在极大的危险,你该知道,以你们人类的身体就算是冲击舍尊境都有着不小的危机,甚至会使人身死命殒,当然也有些人取巧以身解之法强行突破,可是冲击五阶修为更要难上加难,你现在用这条火龙根达到双极境界,将来冲击真正的炼斗境也会顺利许多,所以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容我再想一想吧。”陈素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火元儿又一本正经的说道:“陈素,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不过我可不会因此而感激你,另外现在你因为天卷融合了天玄印的原因得此良机,一旦错过,就算是你肯吞噬火龙根,再想突破双极境可能也没有这么简单。”

“我不在乎。”陈素轻松的一笑,“另外,这火龙根说不定将来还有妙用,我可不想现在就把它浪费了。”陈素瞥了火龙根一眼,“而我现在能达到这个程度也算不错。”陈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掌,猛然伸出向着火元儿一抓,一股强悍的神元如无形的禁锢将火元儿锁住,火元儿突然感到压力,咧嘴一笑,“好小子,又拿我打趣。”说罢,周身火气暴涌,周遭的空间片片崩碎,露出点点虚无的漆黑,水灵儿则抿着嘴向后一跃,陈素轻笑,同时左掌拍出,一股森寒的白气扫向水灵儿,水灵儿先是一愣,随即会意过来,也罢水气催动,双袖长舞,只护住了自己却不反攻,三人笑闹了片刻,陈素收敛神元,与火元儿二人哈哈大笑不止,水灵儿则乖巧的立在一边,等二人笑过,水灵儿声音婉转的说道:“以主人现在的能耐,恐怕就是面对炼斗境小成的人物也有八成把握。”

“哼哼。”火元儿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光,“如果再加上你我,恐怕炼斗境之下,已经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现在该是他回去报仇的时候了!”

“报仇?”陈素的心中突然升起一阵空虚,“报仇?”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字眼了,难道是心中的仇恨淡忘了么?不会的,他还清楚记得自己看见天机子所化的沈天文时的那种感觉,只是现在似乎无法将仇恨准确的定位在哪一个人的身上,是沈天文么?就算当初沈天文不出现,恐怕沈家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难道该记恨沈家?确实该恨他们,可若没有北柱国府,沈家又凭什么横行无忌,如此说来该将仇恨归于北柱国府,只是北柱国抵御西域魔境,不使魔族入侵,一旦他将北柱国府颠覆,那么岂不是帮了西域暗殿的忙,又将有多少人因此罹难?

“陈素,你在想什么?难道你不想报仇?”火元儿见陈素陷入沉思,突然严肃的问道。

“想,我没有一时一刻不想,可如果为了我一人之仇让千万人陷入水深火热,我该何去何从?我永远忘不了沈园囚牢之中乡亲们受害的惨状,可我更不想有人因此而家破人亡。”

;

广东省工人医院
北京电力医院
常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治白癜风济宁哪家医院好
芜湖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