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电热毯的距离世界和平

2020-02-15 08:3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电热毯的距离

十月210八日,天气晴朗得动人,大概天气也晓得“驻进帮”活动的必要性与急迫性。当“解民之所困,问民之所需,帮民之所难”不再成为一个口号时,民众才能深入感受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与局长、同事一起搬着那三大箱的电热毯,在前往杨梅乡云溪村的路上,伴着颠簸,我心中满满的疑虑,送电热毯是响应县委“送温暖”活动的号令,可是它能给甚么人带来温暖呢?

到达村部,举行座谈会,看着他们领电热毯时的表情,我想我明白了,这电热毯对于现在的小康家庭而言也许无足轻重,对生活在农村里的他们,温暖的不止是他们被冬季冻坏的身体,更暖化了他们长时间被寒冷冻僵的心。此刻的电热毯在那闪闪的发光,红色的纸盒包装,喜庆得幸福,犹如国家阳光般的政策,夹杂着热情、热闹、温馨、喜庆、吉祥缓缓的滋润了他们的心田,让他们切身感受到了的努力。

一个家一部历史。走访中,我们走进了林文高、郭玉妹一家,他们家种着几十株棉花,她告知我们,家里穷,买不起棉被,自己种一点,自己采,自己晒,晒后自己去弹,才能制成一件棉被。我不知道10斤的棉被需要多少的棉花来弹成,也不知道她需要花多少的时间完成这么一件为她挡风避寒的棉被,但当我走进他乌漆麻黑的卧室看见那薄的不能再薄的被子时,一股气瞬间堵住了我所有的语言,我更加明白我们在做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具有多大的意义。她告知我们她老伴生病多年,全身多处结石,三年来经历了三次的大手术。家有两个儿子,一个3十二岁在泉州打工,一个三十岁在德化做小工,至今都还没有娶媳妇,她讲到动情的时候,用手悄悄擦着眼角的泪。当我们提出帮她卖棉花、卖麻油、卖稻谷时,她的眼泪便止不住的掉下了,或许是心酸,或许是感动了。这一刻我才感觉自己能帮的是如此微乎其微。

紧接着,我们来到了一名独自生活在半山腰上的孤寡老人——林长享的家,他今年已80岁了,中度耳聋,身患多种疾病。长时间生活在云溪,他已听不懂我们的闽南话,固然我们也听不懂他的杨梅话。通过村主任的“翻译”,我们了解到:老林一生也没有离开过杨梅,没有娶妻生子,年轻时抱养了1男孩,现在也已三十好几了,亦没有娶妻生子,现在在尤溪县中仙乡打工,经济非常拮据,顾不得老人家。村里帮他办理了低保,每个月领取7八十元,这就已是他唯一的生活来源了。看着他满是皱纹的忧容,我再次梗咽……

座谈会开完了,走在回来的路上,满身的疲惫,心中却暖暖的,我想那些电热毯已不是一件小小的电热毯,它也不再沉重得让我们无法抬起,当汗渍渗透我们的衣衫的那刻,来时的疑虑云消雾散,我明白,也让我们帮过的民众明白,一直在他们身边,犹如电热毯的投递,转达了党的热度,展现了的魅力,温暖了他们的心,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治疗肩周炎的药有哪些
腰脱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腰膝酸软的中药治疗哪个好
月经不调应该注意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