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徐弘对手故意输球责任不在我从未让队员打假

2019-11-14 11:0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徐弘:对手故意输球不在我 从未让队员打假球

前天深夜,徐弘从韩国返回大连。因为中国足协的一纸罚单,他将无法继续担任阿尔滨队主教练。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很难接受。很多朋友都来安慰我,其实不用,这么多年,上上下下我都经历很多次了,没有什么。只是,我心里确实有一点点委屈,对于足协的这个处罚,感到很难接受。 昨天接受专访时,徐弘如此表示。

我没收过一分钱

晨报:足协处罚来得非常突然,之前谁都没有想到,你也会在其中。你觉得这个处罚对你公平吗?

徐弘:很难接受。到阿尔滨执教之后,有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俱乐部投入很大,我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一心想着怎么样才能更好地为大连足球做一些事,争取今年拿到好的成绩。但现在说实话,我心里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委屈。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的性格,为了事业,我放弃了很多东西,就是想把足球工作做好。执教11年来,第一,我没有收过球员家长一分钱,第二,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赌球,第三,我也从来没有在球员转会过程中收过经纪人一分钱。除了自己应得的工资、奖金,我没有拿过任何经济利益。不管是多么大的诱惑,我都没有去做。我只想认真做好足球工作,没想到,最后遇到了这么个情况。

晨报:足协在做出处罚决定之前,是否联系过你,向你核实一些情况?

徐弘:足协从来没有找过我。这次处罚,其实就是当年有那么一场比赛,国力想要输给我们。作为教练,我的任务就是带领球队争取赢球,难道对手想要输球,也是我的?至于说其他的,最后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没有收过一分钱,也不可能让我的队员去打假球。

我当了11年教练,到现在都可以说,我的心里非常坦荡,我不怕什么。 11年来,不应该拿的经济利益,我没拿过一次。所以,这次的事情,我确实感到有一点点遗憾。那么多球队都有问题,但作为教练,能做到像我这样的,能有几个?有人说我傻,该拿的不拿,但我有自己的原则。

保留申诉的权利

晨报:你是否认为,足协对你的处罚缺乏依据?

徐弘:球队出现了问题,就把板子打到教练身上了,教练成什么了?你也知道,中国的教练能左右什么事?你也可以去问问当年四川的那些球员,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从来没有让球员打过假球,就连大连队我都没有放,我能放他们吗?现在足协做出的这个处罚,我觉得确实有些重。我有自己的原则,我肯定没有牵扯到经济上的利益。

晨报:那么,你是否会进行申诉?

徐弘:我会保留申诉的权利,但首先还是要去咨询一下。有可能会申诉。

刚为球队打好基础

晨报:阿尔滨几乎完成整个冬训了,却突然遇到这样的事,对球队也是个很大的打击。

徐弘: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得很好了,包括体能训练、人员观察等,都差不多了。但最关键的,就是在韩国的集训。在土耳其、西班牙集训期间,凯塔不在队里,瓦罗刚来,还存在一个适应的过程,几个国脚也都不在。从能力上看,国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要打主力的。另外,亚洲外援也没有确定下来。所以,在韩国的磨合特别重要。这段时间,我已经根据球队的人员情况,将阵型改成了4141。接下来,我们还要打3场热身赛。可以说,现在是基础工作都做好了,但整体磨合还没有最后完成。

韩国集训之后,磨合工作也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凯塔刚刚参加过非洲杯,提出要晚一点归队,他应该是在28日以后直接回大连。另外,亚洲外援也没有最后定下来。这个外援非常重要,一是因为亚洲外援肯定要上,二是他这个位置。在中后卫位置上,我们现在只有晋鹏翔和杨博宇,还比较单薄。等所有人都到齐之后,还要进一步磨合。一支球队,要想有一个成熟的打法,必须要有两到三年的时间,在人员上,也必须稳定。

晨报:现在突然面临着换帅,可能会给联赛开局带来很大影响。

徐弘:我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比赛中用谁不用谁,客场用谁、主场用谁,包括在比分领先情况下怎么打,比分落后时怎么打,都形成了一套想法。新教练确定之后,想法可能会不太一样,另外,新教练也需要适应球员。变数比较多,这确实有可能给联赛带来影响。

这么搞只能越来越乱

晨报:接下来怎么安排?

徐弘:人生嘛,也要享受生活。去年我在福建忙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又带队冬训,现在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足协不让我从事足球活动,但我还是可以出出主意。我还是非常希望球队好,如果需要的话,我也会提供一些自己的建议。另外,以前也玩过高尔夫,现在可以再玩一玩。以后如果说到国外学习,也不是不可以。

晨报:这次的处罚之后,你是否还会坚持走足球这条路?

徐弘:我已经从事足球工作这么多年了,肯定不会放弃足球。人生都有目标,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阶段,可能会有不同的目标。原来我的目标非常明确,现在可能稍微要有一点转变。中国足协的处罚,我从心底里不能接受。那么多俱乐部,那么多人我也不想说太多,只有一句,作为教练,我一直都很坦荡。可能这也是中国的现状,也包括中国足球。这么搞,真的,只能让中国足球越来越乱。

我们这一批人,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去做。有人为了利益去做,现在出事了,还有的人,当初就一门心思只想着把足球工作做好。我经历了国奥队、国家队,也想为城市足球、中国足球出一份力,如果只想着利益,我早就不会把足球当回事了。认识我十年以上的朋友、包括球员,都知道,我曾经经历过多么大的诱惑,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我都没有做,难道还会去做那样的事?

晨报:现在心情怎么样?

徐弘:这两天很多朋友给我打,发信息,想要安慰我。其实,我经历了这么多,上课、下课,这都没有什么。做教练,就必然要面对这些,我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今年前几轮打不好,也有可能出现这个情况。当然,我们也有可能打得很好(笑)。

第一次下课时,我确实有些承受不了,现在,我是微笑面对。我什么事都经历过,现在只是遗憾了点。

设计
电竞
租房攻略
分享到: